文远知行张力:L4自动驾驶进展与展望 – yobo体育yaboapp下载
12月16日,第九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GNEV9)在国家会议中心开幕。文远知行COO张力在智能化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指出,文远知行聚焦在无人驾驶场景,其两块核心任务是自动驾驶技术和自动驾驶出行。以下为文远知行COO张力演讲实录(略有删减):文远知行,不但是一家聚焦在L4无人驾驶的技术公司,同样我们也是把我们的技术融入在未来的出行中作为我们落地的手段之一,所以我们更多的是聚焦在下面的这个市场,而不是把我们的技术向OEM厂商出售。其实可能很多的朋友都知道我们公司以前叫景驰,现在叫文远知行,今年11月底的时候,我们正式宣布了我们的A轮融资结束,我们的领头方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我们为什么更名呢?因为很多的外国人,其实他不知道怎么去理解“景驰”这两个字,后来建议我们用一个更有意义的英文名称,能够表达我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后来我们起了一个名字叫WeRide.ai。自动驾驶里面六型的分类,L1-L3更多是聚焦在人来开车,L4、L5更多聚焦在机器开车。可以说自动驾驶给我们人类出行带来很多变化,但更多能解决我们人类开车时的一些安全性问题。大家知道今天美国作为最发达的轮子上的国家,一年因为车祸大概死两万多人,中国是它的3倍还要多一些,每年因为车祸我们中国就要死大概7万人。有了自动驾驶,实际上它能够更安全、更可靠。同样,自动驾驶作为一种出行方式,能够替代今天很多出行场景当中的一些人力成本,所以说它能够节省开支、提高效率。前两天李开复博士在广州搞的一个智能汽车的论坛上,他说的这些话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讲我们普通人最大的、最失败的投资可能就是买车,因为车有95%的时间是在家放着不开的。5%的时间里面有1.5%在找车位、等红绿灯、加油,而自己真正享受这个驾驶乐趣的时间可能只有2%左右,他认为这是最失败的投资。当然从我们自己出行的角度,不一定能百分之百赞同这种看法,但是真的能够让我们感受到自动驾驶可能改变我们今天很多的东西。今天有了60家公司得到加州注册的许可,大家可以想象,将近快1万公里的里程,人才会介入一次,已经是相当的安全,当然那是在美国的状态之下。另外Waymo今年已经正式开始在凤凰城正式落地他们自动驾驶的服务,应该是方圆500英里的范围,对于我们做出行的公司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非常不幸,在美国撞死了第一个行人时,大家对这个反响非常大。我认为人类不是不能接受交通死亡的事实,人类不能接受的是机器杀人的事实。所以过去一年的时间,其实自动驾驶这个领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Waymo一开始做自动驾驶到今天有将近9年的时间,从0开始做起,如今市值已经达到了1750亿美元。它也做了自动驾驶的货车。1750亿美元的估值里面,自动驾驶出租这块业务的估值是大概700亿美元,而货车这部分的估值是800多亿美元,因为美国跟我们中国的货车司机是不一样的,成本非常高,还有大概200亿美元的价值是估值在它的软件上。所以大家能够看到自动驾驶今天为什么在资本市场那么追捧?是因为它有很大的商业价值。另外一家公司就是Cruise。通用汽车在这家公司两年多前只有40多人的时候,以10亿美元将其收购,而今天这家公司的估值是146亿美元。其实大家如果要是留意现在Cruise这个车的话,右边已经没有方向盘和仪表盘,是完全不需要人类去介入驾驶的自动驾驶汽车。所以对于文远知行来讲,我们在自动驾驶或者无人驾驶出行这个产业链里面,是聚焦在我们称之为“铁三角”的价值链的生态里面去构建。这个上面就是像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像Waymo、Cruise,包括像百度、文远知行一样的这些科技公司在上面。左下方是这些主机厂OEM厂,其实我们更多的跟这些主机厂合作,打造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去建立我们的出行的车队。同样,我们会跟右下方的这个出行的企业来合作,共同打造无人驾驶出行。所以文远知行实际上是两块核心的业务:1、自动驾驶技术;2、自动驾驶出行。我们在中国就是要打造这样一个铁三角,然后实现业务的落地。当然我们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所以我们文远知行的愿景是缔造中国的无人驾驶。(播放视频)这个是我们今年6月份的时候,在广州的一次政策领导,工信部的领导到广州做调研,我们在现场拍摄的视频。在广州的核心区域,我们花的3天的时间,把整个的路矿、地图、路测全部准备好,然后来提供了这样一个现场的自动驾驶的一个演示,也请很多政府领导和媒体试乘。其实文远知行2017年4月在硅谷成立,至今为止我们只有一年半多的时间,2017年5月的时候,我们就完成了在封闭道路的测试,2017年的6月我们就在加州取得了加州DMV的许可,两个月之间取得许可,然后开始注册。2017年12月28号,文远知行正式将全球总部落户在广州开发区。今年的1月30号的时候,我们在开发区的进行自动驾驶常态化的进行。今年3月份,我们实现的国内首例的穿越珠江隧道,其实我们在广州路测的时候我们会解决很多今天南方的问题,包括高温、潮湿、暴雨,很多的江要过桥、过隧道,很多技术难点我们都得到了解决。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也第一次在暴雨天的情况下,穿越了珠江隧道,大家知道在暴雨天其实穿越隧道,GPS信号,还有包括摄像头,很多的技术难点算法需要优化。今年6月份,我们第一次把广汽的GE3改装成自动驾驶之后,进行了路测。因为大家知道改装一辆车把它开动起来跟开好,去做超车、避让、真正的运行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今年8月份,我们也在中美两地搭建了远程驾驶操控的系统,今年9月份的时候,我们跟广州联通一起在广东第一次实现了基于5G网络下的L4自动驾驶的应用,通过5G网络将汽车进行远程操控。开幕式的时候,我们通过遥控汽车把主持人送到会场上。今年10月份,我们完成了我们A轮的融资。也是中国自动驾驶这个领域里面,这些初创公司得到跨国主机厂战略领头的,我们应该是第一家。同时,我们将公司的名称从景驰科技正式更名为文远知行。今年11月1号,我们也跟广州公交集团白云公司共同推出了中国第一辆合规的、带有顶灯自动驾驶出租车。当然其实在广州还没有正式宣布自动驾驶这个路测法规的情况下,其实有一点点超前,同样我们也会继续去按照政府的要求在合规的情况,去完成路测。我们有国内最大的自动驾驶车队,有26辆自动驾驶车,包括有林肯、广汽传祺,我们也在极端恶劣天气下做了一些技术的创新。这个就是刚才我们说到的,左边是远程遥控驾驶的控制室,通过控制室把一辆汽车无人驾驶把主持人送到会场的前面,开到了广州的常务副市长的前面,他也很惊讶。所以我们跟中国联通也在共同打造5G的实验室,聚焦在V2VV2X未来的智能交通,同时我们也将在5G的场景环境下完成一些边缘计算的一些测试。中国联通也已经计划将整个广州的生物岛进行5G的覆盖。其实我们在国内,在高清地图方面,在定位、感知、以及模拟器和我们的决策规划的这些方面,都有很多的一些我们自己的创新。同样的话,我们在国内也有最大的自动驾驶车队,同时我们也预计在2019年年底,我们将会把我们的自动驾驶车队扩展到上百辆车,来真正完成我们的这个量产。我再介绍一下我们的管理团队。韩旭是我们的创始人CEO,他在创立文远知行之前是百度的无人驾驶事业部的首席科学家,吕庆是我们CEO兼创始人,他是自动驾驶里面用到的激光雷达全球的CFO。李岩博士跟钟华博士他们在自动驾驶这个领域耕耘了很多年,以前在文远知行之前,他们也在Google或者Facebook,包括滴滴这些企业专注在自动驾驶上,以前他们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跟李开复博士一起打拼的最早的员工。我加入文远知行之前是在思科19年担任思科大中华区的副总裁。无人驾驶在中国何时落地?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做到自动驾驶汽车去做?刚才苏总给大家展示了很多车联网的一些非常美好的愿景,但是前提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够让我们自动驾驶汽车能够驰骋在城市的道路上?所以我们自己时间的规划,今年已经全部完成在一些小规模限定场景的一些园区,或者是试乘的体验,明年我们会完成长时间高速路的测试。2020年是最关键的一年,我们也相信是无人驾驶汽车真正出行、商业化落地的一个元年。我们预计2020年能够在部分城市的交通路线上实现一些限定区域的这种固定线路的一些中心的服务,包括比如说像以公共交通为核心的方圆5公里这样的范围的无人驾驶出租车的服务,来去实现我们的商业化。这些作为一个公共交通一个最重要的补充。2022年,能够去实现大规模的城市道路,主要在一些绝大部分的主干线和辅助道路上的覆盖,2025年,期望能够完成城市道路的全覆盖。很多朋友问你们做不做自动驾驶的物流车、清洁车等等,但是其实我们都回绝掉了,因为我们文远知行就是聚焦在一个业务场景,就是无人驾驶的出租车这一个场景,这个场景也是今天最复杂的,但是前面的胶片可以看到,Waymo、Cruise今天在它们估值的情况下,都是聚焦在无人驾驶的出行的业务上。所以这是我们自己业务演进的一个最重要的方向。